戊戌年 十月初三整理

临江仙.早些时候的遇见(十二首)

萍叶三分池水,东风一路江门。 

拾花来后晚归人。燕声先寂寂,斜月又昏昏。 

今夜寄书梨、云,何时又惹春心? 

江南天气慰人魂。君言逢我幸,我幸早逢君。

 

 

久到江门知春老,前庭燕去声无。

 小池独自涨青芦。夕风吹软柳,微雨点红蕖。

 聊寄新诗询谢客,几时行达到欤?

 殷勤教我共携壶。雁行今不管,何处托双鱼?

 

 

雨后屋檐晴正好,疏烟乍绿新苔。

 谁家同我立前阶?听莺双唱暖,看水绕江来。

 君住江门风未老,春成应有春怀。

 故园有日故人来?梨花今又是,吹到旧窗台。

 

 

几日情怀风吹去,今回九鼎春江。 

谁人捧酒问归航?死生尤淡漠,离合更无常。

 信去知君逢病也,梨花新煮冰糖。

 唏嘘旧日懒轻狂。幸能传彩笔,一夜瘦诗囊。

 

 

星斗稀稀应照我,东风渐满腰身。

 单车带月晚归人。锦灯曾碎影,桥下一江春。

 又渡泸州成梦好,作歌当此销魂。 

旧时思绪总如新。只教看碧水,无事嘱流云。

 

 

南下泸州舟上客,飘零湖海微身。 

东风兀自满堤春。寡情飞柳絮,漫洒水之滨。

 与我非干花与酒,相逢何以酬君? 

一灯一案一窗云。去年篱上月,今未照斯人。

 

 

莫怅当时时候小,江门曾记有她。 

今年人折去年花。托鱼传信去,回寄一梨花。 

愧我别来因事早,诗情都没浮华。

 偶窥双燕向云涯。春风留不住,吹去向谁家? 

 

 

一枕春声吹尽也,明朝何处莺啼? 

故人音信更来迟。小灯窗雨细,蒲水柳风微。

 我住江门为客老,心思都在桥西。 

摘书得句鲜能词。几回花谢后,君不少年时。

 

 

常惧鬓间多白发,何堪放眼如今。

几年逐梦几浮沈。百合堪折取,春气满衣襟。

不忍平芜犹带雨,责风吹又涔涔。

旧时夜色枉重临。君言盟约好,我愧负初心。

 

雨覆云翻多少事,江门池涨修庐。

 楼前暮色水边梧。北方传信至,相说折芙蕖。

 灯色老街今尚好,去年曾下泸都。 

与人共伞困中途。窗风应有意,几遍替翻书。

 

旧日寻春江上客,春衣又满春街。

 今番月照几人来。有山名九鼎,傍水两垂槐。

 底事烟光浑去去,依稀过眼莓苔。

 长风使我忆蓬莱。归舟犹可待,寄梦向江哀。 

 

 

一席风声又满,几回旧梦重温。

 知应苔绿点江门。百合开遍后,吹尽柳棉痕。

 拟寄余生江海,闲窥淡月微云。 

忍将心事付流尘。轻狂书与酒,寂寞养花人。 

注:这一组临江仙大概就是描绘的当时的一段无厘头的感情,再次整理排序,大概光阴就像壁虎的尾巴吧。

浣溪沙.相逢过早也是遗憾(十首)

江门十四少
柳叶三分紫陌新,江南春色摄人魂。看花来去晚归人。
写尽云书皆故梦,不时回首已昏昏。原知不幸早逢君。

 

暮色前庭杜宇初,小池独自长青芜。殷勤教我托双鱼。
聊寄新诗询去客,几时行达到吾庐?夕风吹聚碧荷珠。

 

徐徐熏风两岸来,疏烟又绿院中苔。巢梁燕子绕前阶。
雨后楼台晴正好,桃花原是故人栽。一枝正放旧窗台。

 

杜宇啼花向远江,闲过日日故轻狂。可怜衣笥旧新装。
一度情怀风吹去,时间煮雨问归航。唏嘘夜夜瘦诗囊。


日落归来枉断魂,旧时思绪总如新。怕风摇碎一江春。
星斗稀稀应照我,小桥立尽瘦腰身。作歌吩咐向流云。


湖海飘零寄此身,熏风兀自满堤春。薄情柳絮水之滨。
与我非干花与酒,一灯一案一窗云。今霄明月照谁人?


常忆当年小个他,回回攀折井台花。时时摹梦寄云涯。
底事别来都去早,诗情一自没浮华。由风吹去向谁家。

 

日日朝来听鸟啼,故人音信却来迟。小窗雨细柳风微。
一枕春声多恨也,如今得句鲜能词。几回花谢少年时。

 

鸟韵晴光满旧庐,楼前春色水边梧。曾经相说折芙蕖。

雨覆云翻多少事,谁人尚自困中途。窗风无意替翻书。

傍水临溪两老槐,今番月照几人来。依稀打眼旧痕苔。

底事云烟浑去去,些些故梦倩谁裁。忍听落叶向尘埃。

浣溪沙.情钟造化且蹉跎(外六首)

重算归期更不成,与君同作久伶仃。宵宵寂寞总相仍。   

春去无端亏柳色,灯浮何必照曾经。月痕著我鬓边星。 

  

归去来行总有时,长风又向小栏吹。吴枫堪寄旧年谁。   

两处愁心看月落,一双病眼腻花飞。回书书到久无词。

   

 

山水逡巡又一程,花眉柳眼渐无情。斜阳犹照故人影。   

未必秦楼容过客,如何瓦舍泛秋声。槐风向晚正泠泠。

 

 

曾记春花满一桥,如今红叶已萧萧。故人与我别江皋。  

露上蝉声先寂寂,街头灯影再寥寥。几番不耐是清宵。

   

 

有处新栽别样花,难知名姓愧山家。梧桐谁管落些些。  

向晚墙阴蝉噪静,临楼酒绿管弦哗。不将归梦任人赊。

   

 

曾数飞花次第过,无聊看燕立梧柯。寻常时候道如何。   

池水浮萍红藕少,栏杆杨柳夜风多。情钟造化且蹉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