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的眼睛定格

做一枚幸福的瞎子

盲目 无光

对着一株野草诉说了关于你的秘密


喜欢遇见个强盗

把那愣愣的歌声盗走

用孩子的手指划出一首又一首短诗


这清水叮咚的距离

朦胧的头顶拥有一朵梅花小印

我写下而又焚烧了同一个名字

一辈子。无从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