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来

我是不会抽烟的

凌晨一点一分零一秒

一个烟头撮疼了一条溪水的宁静

一盏灯火流放了一座村庄的祥和

争分夺秒的星辰,隐于洁白如薄纱的月色

我,我们,一朵朵失眠的流云

踱步于一座山与另一座山之间

山依旧,时间随着手掌的褶皱

变成万丈深渊,后面是成群结队的人

有人跳了下去

有人将要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