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场雨中,看到了

一个透明的黄昏 在一朵乌云下

看到了一只鸟 撑着寒风

渐行渐远 看到了十二月

以一滴水的身份 压低

一株枯黄的芳草 看到了一阵风

从一匹野马的眼里掠过

看到了莽莽苍山

围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子

圈里有人出不去,圈外有人进不来

看到了一个溪边静坐的姑娘 一些水花

溅湿了她的衣裳 她笑而不语

只回过头来 轻轻地

看了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