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唇角 埋伏着多少词语

我始终无法脱口而出

只能一一省略

而我即将要说的 一定是

深思熟虑之后的 

你知道的 我从来不会虚张声势

昨夜微梦:我和你 拾了一夜月光

我们 拾了一夜月光

弄不清 这一月或二月的风

是怎样吹的

弄不清 这春天或秋天的月

是怎样来的

弄不清——我

是怎样喜欢上你的

我知道 总有一天有一个人看见你

说是喜欢或者说是胡闹 没关系

喜欢的人喜欢 胡闹的人胡闹 

我在心里,给你留了一个好位置

向阳 有光 氧气充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