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眼角,一些蚀骨的虫子爬出来 蚕食我的面庞。手臂擦拭着,拨乱 反正,它就不断地泛滥。终于让一世界的 流淌都经过我   尘土、沙石和落叶,交替着涂改 仿佛一次情感的谷底,就是我一季的轮回 &n…
小河 青草 红蓝色屋顶的房子 我梦里见过 公交车上远眺的姑娘 她用纯洁的言语,将天空擦亮 二十一年的火焰 向内燃烧
你轻轻一跃,朵朵的绿 就洇满我的山坡 我悼念,那只冬日里 误醒的蜜蜂。我用目光代替翅膀 替它看一看 一朵早开的花
重返黄昏的鸟鸣 那年的湖畔 有风掠过水面 苇草摇摆不定,将你的背影切割 一群麻雀惊飞 无数双翅膀掠过,湖心微澜 铅一样的夜色啊 隐隐地,痛了许多年
午夜的寂静 潜伏的蔷薇 花朵自由而致幻的迷香 一只迷途的蚂蚁 十万头奔跑的野牦牛 你的愈渐熟悉的影子 眼中浓稠的思想与温柔 而那些无由低泣的面对 仿佛闪电嵌进灵魂的荒原
黄昏的毛玻璃 在雪上嘎吱响着 槲角、合欢树 红色花朵和神秘蹄印……她穿过密林 江心岛对面,尖顶教堂晚祷的钟声穿过白色边界线 天空蔚蓝,寂静,又汹涌 像多年后,某个春日的湖畔 你深陷鸥鸟之中
坝上草原,谁的马蹄声哒哒 青草、格桑花,将隔世的香氛打开 诗人,自南,一路北上 把潮湿的诗句,挂在云间,翻拣晾晒 不远处,遇见了一个姑娘 他说找到了她,就找到丢失的自己 羊群聚散,牧歌悠扬 他们一起奔…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她的叶子,我端坐在这时光里,于深情中等你来的痕迹 《一》 一想起春天 身体就长出明媚的光线 杨柳拾起紫燕的呢喃 青草地穿过含笑的你 我们肩挨着肩。像两棵树 看时间的指针走近又走远…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